一一一冗

小时候外公总是早早地到学校接我,打老远儿就看到他在大门口,也不知道等了多久。

评论